登高莫问顶,途中耳目新!

问顶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热点 >

1949年金门战斗(四)

时间:2020-10-21 23:14来源:未知 作者:点击:
天过拂晓,二十八军前指和各师首长在望远镜中看到出乎预料的情景,金门岛沙滩上,上百艘船只在敌军轰炸和炮击中不断起火燃烧。情况紧急!二十八军前指迅速向兵团报告,要求立即派船。

     文章关联词: 台海
       天过拂晓,二十八军前指和各师首长在望远镜中看到出乎预料的情景,金门岛沙滩上,上百艘船只在敌军轰炸和炮击中不断起火燃烧。情况紧急!二十八军前指迅速向兵团报告,要求立即派船。兵团领导得知后,下令三十一军将现有船只调给二十八军。然而这时三十一军却几乎无船可调。眼看着对岸激战,第二梯队虽有4个团兵力却无法支援。
       天亮后,集结在金门岛东部的国民党第十八军主力和第十九军的一个师,在坦克和炮兵配合下,分三路向解放军登岛部队实施全线反击。原先守岛的四十五师和溃逃的二O师 部队也稳住阵脚, 回头向解放军杀来。
       在岛上守军开始反击的同时,驻守金门的国民党海军也大体形成了对全岛的海上封锁。“中荣” 舰从金门南面的料罗湾绕到北岸的古宁头后面,用舰炮轰击解放军登陆部队。“南安" 舰和202号扫雷舰驶人古宁头西北岛沙水道,为岛上守军提供火力支援。“楚观”、 “联铮”、 “淮安”等舰艇则开至大、小金门之间,保护大金门的西侧后方。
       为加强金门的海军力量,凌晨4时,国民党海军海防第二舰队司令黎玉玺少将率舰队旗舰“太平”号,驶离澎湖基地,前往增授。海面上风大浪急,舰身倾斜严重,侧风急航的“太平”号不顾天气恶劣,全速向金门挨驶。第二舰队参谋长兼“太平”号舰长冯启聪上校回电台湾,坚持逆风北行赶往金门参战。黎玉玺、冯启聪二人后来都升任台湾国民党海军总司令。
       战斗打至天明,台湾国民党空军的P- -51野马式战斗机、FB -26蚊式战斗轰炸机和B-25米切尔轰炸机将战斗范围扩大到厦门至围头沿岸的解放军炮兵阵地和第二梯队集结点。八十五师师部所在的海边房屋,也受到两架P-51野马式战斗机的攻击。一枚炸弹落在近旁,弹片飞人门窗,烟土弥漫。战斗中,国民党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亲飞金门上空,指挥机群配合地面部队作战。
       天亮前,解放军二四四团进展迅速。但当其第二营前进至琼林附近时,却与国民党军坦克遭遇,进攻受挫。夜色退去后,国民党军战车第三团第一营在琼林投入反击。该营拥有美制M5A1轻型坦克21辆,每辆坦克有37毫米炮一门,重机枪三挺,其火力与解放军相比占有绝对优势。
       当时二四四团二营所处地形极为不利,海边开阔地上缺少隐蔽物,很多战士暴露在坦克密集的火力下,伤亡很大,部分战士分散躲人防风草丛中,用轻武器向敌坦克射击,但由于缺乏反坦克武器,未能遏止敌坦克的进攻。在此情况下,二营立即组织爆破手携带集東手榴弹前往爆破,但在途中即被敌坦克火炮和机枪所射杀。一名国民党军坦克手忘乎所以,从炮塔中探出头来喊话,要解放军投降。话未说完,就被解放军回击的子弹打死。国民党军坦克在突破解放军阵地后,冲至海边,用烧夷弹向搁浅在岸边尚未被飞机炸毁的木船射击,木船一艘艘燃起大火,被看押在海边的国民党军俘虏也乘机跑散。
        战至中午,国民党军坦克因弹药耗尽而后撤,但步兵仍在持续进攻。此时二四四团已伤亡过半,团长邢永生也身负重伤,剩余人员在双乳山一-带构成环形防御固守。
        解放军二五一团和二五三团在天亮后也遭到国民党军反扑,伤亡增大。但其进攻势头未减,仍按预定计划向纵深猛插。第二五三团主力逼向金六城,予国民党军以重大威胁。
        当天上午,国民党军第十九军已全部在金门登陆。金门守军增至4万人以上,由汤恩伯和他的日本顾问根本博统一指挥。汤恩伯见解放军只在金门北部上岸突破,于是决定所有兵力向突破口反击。第十八军、第十九军全部投入战斗。尽管遭受重大杀伤,但国民党军依仗数量优势,仍持统进攻。第十八军军长高魁元、第十九军军长刘云翰及各师军官均到第 一线督战。
        在国民党连续进攻下,岛上的局面开始逆转。国民党军于下午前重新占领了观音亭山和湖尾乡高地。 解放军二五三团在与敌人强力反击中伤 近千人,被迫后撒。二五团一部也于下午冲出包围,撤回古宁头。该团副团长冯绍堂率领两个班固守林厝,占据天亮前夺取的10个调堡, 苦战9个小时,连续打退国民党军7次冲锋。国民党军在进攻中死伤惨重,其十四师四十二团团长李光前也被打死。攻击古宁头的国民党军第十八师将全部兵力投入战斗,该师师长尹俊亲督警卫营冲锋,在解放军密集火力下,警卫营营长以下官兵非死即伤,最后仅剩57人。
        25日中午,解放军第十兵团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刘培善赶到第二十八军莲河指挥所,与肖锋副军长等领导一起研究应急对策。根据登岛部队的报告,大家已知道胡琏兵团主力在金门登陆,而兵团又缺乏船只运送第二梯队,心情都非常沉重。在别无良策的情况下,刘培善最后指示,命令已在金门登陆的三个团由二四四团团长邢永生统指挥, 收拢 部队固守几个点,天黑后派部队渡海增援。
        由于国民党军掌握着制海权和制空权,解放军在白天无法进行航渡,只能以炮兵支援对岸的登陆部队。二十八军下属的三个炮兵群竭尽全力轰击向海边进攻的国民党军,却因射程有限而无法打到纵深。看到解放军炮兵为登陆部队提供火力支援,25日下午,国民党空军又出动飞机,对二十八军炮兵阵地实施猛烈轰炸,二十八军在海边仅有的几艘船和正在修理的船只也被炸毁。
        失去地面炮兵支援的登岛部队仍在浴血奋战,经过一天的苦战, 人员已伤亡半数以上。 所剩部队大都退守到金门西北海岸一带,固守待援。国民党军在黄昏前又投人大批兵力向古宁头发起进攻,但被打退,疲惫不堪的国民党军被迫后撒到湖南高地西北一线,转攻为守,休整部队。
       人夜后,解放军的增援行动开始进行,有一艘小轮船和几条木船开到 澳头、大嶝岛一带,但只能运载4个连的部队。二十八军领导认为以如此少的兵力增援,于事无补,建议派船去尽量多撤运一些人回来。兵团领导这时认为还有挽回局面的一.线希望,仍指示派兵增援。根据兵团的意图,二十八军前指作出决定:提任八十二师副师长的二四六团团长孙玉秀,率该团的两个连及八十五师的两个连增援金门、并统一指挥 全部登岛部队。
       25日夜间,金门的国民党军已经以优势兵力将解放军登岛部队包围。其指挥官在感到稳操胜券的同时,也害怕解放军渡海增援,不断要求海空军加强巡逻。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黎五玺下令各舰“全夜巡击,不得放共军逃走。”“太平”号旗舰率两艘炮艇巡行于古宁头以北的海面上,拦截解放军增援船只,并不断向大陆和古宁头方向开炮。国民党空军也派出飞机,投掷照明弹,搜索海面可疑目标。
       在夜暗掩护下,孙玉秀率4个连的增援部队冒着危险毅然起渡。夜色深沉,国民党海空军竟然没有发现这支由为数不多船只组成的船队。
       26日凌晨3时,解放军二四六团的两个连在湖尾乡一-带成功登陆。但其所乘的小轮船在岸边被国民党军炮火击中。孙玉秀率两个连上岸后,即指挥部队歼灭国民党军一个营。随后向双乳山一带推进,并积极同第-梯队联系。八十五师二五九团派出的两个连乘木船航渡,因风浪太大,仅有4个排上岸,攻占了古宁头的数座碉堡。随后依托碉堡,打退了国民党军多次进攻。
       当天夜间,金门岛上的解放军第一梯队不顾经过一整天苦战的疲劳,抓住国民党军坦克、飞机在夜间不能发挥威力的有利时机,向敌军展开猛烈反击,在派出小股部队袭击金门县城的同时,主力在岛西北突人国民党军防御阵地,至天亮前又推进到林厝、埔头一线。凌晨时,第-梯队看到后续部队上岛增援,受到很大鼓舞。但是登陆的第二批部队因兵力太少,难以扭转战局。天亮后,国民党军重新封锁了突破口,解放军二四六团的两个连在团长孙玉秀率领下突出重围,与坚守古宁头的部队会合。
       26日天亮后,经过休整的国民党军集中主力, 在海空军和装甲兵掩护下同古宁头、林厝、埔头一线猛烈反扑。金门岛上的房屋为了防御台风,多用石块垒成,比较坚固。 解放军得用这些坚固的石屋,同国民党军展开逐屋争夺的巷战。在埔头、 林厝东南的高地上,解放军依托原国民党青年军构筑的永久性工事,打退国民党军的多次进攻。在激烈的战斗中,双方都付出了很大伤亡。

(责任编辑: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