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莫问顶,途中耳目新!

问顶空间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热点 >

1949年金门战斗(五)

时间:2020-11-01 22:53来源:未知 作者:点击:
26日上午,国民党军第十二兵团司令胡造赶到金门,和汤恩伯等人一起赴前线督战,看到步兵对古宁头久攻不克,胡造等人不断向台湾呼叫,请求空军支援。国民党空军的飞机随后飞临金门上空

     文章关联词: 台海
      26日上午,国民党军第十二兵团司令胡造赶到金门,和汤恩伯等人一起赴前线督战,看到步兵对古宁头久攻不克,胡造等人不断向台湾呼叫,请求空军支援。国民党空军的飞机随后飞临金门上空,向古宁头投掷炸弹,不少建筑在爆炸声中倒塌。 国民党军战车营的坦克也冲进街巷,和携带火箭筒的步兵道对解放军固守的房屋抵近射击, 整个古宁头都是飞扬的硝烟和尘土。临近中午,弃守林厝的解放军也撤至古宁头。国民党军3个师的兵力都投向古宁头,战至天黑, 只有几百名解放军据守的这个小村落仍没有被攻下来。国民党军只夺取了外围的部分阵地和房屋,古宁头的枪炮声仍不绝于耳。
     虽然国民党军没有在白天攻下古宁头,但却占领了金门西北的大部分海岸。据守古宁头的解放军伤亡很大,已处于弹尽粮绝的境地,渐渐难以支持。人夜后,负责统一指挥的孙玉秀和第一梯队各团领导邢永生、刘天祥、田志春、徐博、陈立华等人在一个山沟里会合,举行临时作战会议。大家经研究认为,登陆部队10个营已伤亡5000多人,已没有完整的连、营建制,再与敌军拼下去,必将全军覆没。与会的各团领导都同意将部队分成几股,同敌人展开游击战。
     与此同时,解放军十兵团仍在想尽办法援救岛上部队。26日傍晚,十兵团位领导给二十八军打来电话,命令八十五师师长朱云谦去金门统一指挥岛上的部队。朱云谦接到命令后,即准备率二五三团剩下的一个连渡海。因无船只,这一行动随后被兵团取消。
     入夜后,解放军二十九军二五九团奉兵团命令,派出一个排乘汽艇前往古宁头侦察联络。汽艇穿越国民党军封锁线,抵达古宁头以北滩头。当发现岛上失利已成定局时,这艘汽艇准备运载一些伤员撤回, 由于上艇的伤员较多,汽艇因超载而搁浅在海滩上,艇上的机器也发生故障,最终末能返回。
      在增援金门的各种努力宣告失败之后,26日22时,二十八军领导以十分悲痛的心情致电岛上的各团领导并转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和船工,赞扬登陆部队同志们的英勇善战和流血牺牲,写下了极壮烈的史篇,同时检讨了领导上错判了敌情。电文最后号召,为保存最后一份力量,希望前线各级指战员机动灵活,从岛上各个角落,利用敌人或群众的竹木筏及船只,成批或单个越海撤回大陆归建。在沿海各地将派出船只、兵力、火器进行接应和抢救。登岛部队各团领导在报话机前听到这一指示后,都回话表示,只要可能,还活着的1200名指战员一定尽最大的努力,完成自己的职责。
     10月26日深夜以后,解放军第二十八军前指挥同金门岛上各团的联系陆续中断。二五一- 团团长刘天祥最后- -次同二十八军前 指通话说:我们的生命不长了,为了革命没有二话。祝首长好!新中国万岁!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话未说完即听到爆炸声,刘天祥光荣牺牲。
      26日午夜,金门岛上的解放军剩余部队开始向北突围。数百名解放军冲出包围,在海边没有船只的情况下,又向东南突围进入山区。古宁头村内,仍有少部分解放军战士在进行抵抗。古宁头以北的海边岩壁下,不少解放军伤员也在继续坚持战斗。
       27日天亮后,金门岛西北的战斗还在继续。国民党军在火力掩护下,经过一.番苦战,才完全占领了古宁头。随后,国民党军向古宁头北山海边发起猛攻。解放军逐渐被猛烈的炮火压制于崖下和滩头水际之中。国民党海军军舰也绕到古宁头西北的海上,配合步兵进攻。国民党海军舰队司令黎玉玺命令“南安”等舰艇驶进水深近6尺的古宁头近海,用40毫米机关炮和大口径机枪扫射解放军,战后该舰队向台湾当局邀功称:“攻击藏匿崖下,水际之残敌,杀敌二到三千人,胜利结束古宁头之役。”在国民党军的海陆夹攻下,在海边背水血战的解放军战士全部牺牲,大部分伤员被俘。至27日上午10时,金门战斗基本结束。
       古宁头战斗结束后,国民党军在岛上开始大规模搜寻解放军剩余部队,27日下午,解放军剩余的少数指战员在双乳山附近隐蔽时,被国民党军发觉,随后继续转移,28日下午,又在沙头附近陷人国民党军的包围。已经负伤的二四六团团长孙玉秀决心不当俘虏而自杀牺牲,其余解放军全部被俘。
       金门战斗,人民解放军共损失两批登岛部队3个团另4个连,总计9086人(其中军人8736人,船工民夫350人)。登岛指挥作战的团干部也大都牺牲,其中包括二四六团团长孙玉秀、二四四团团长邢永生、二五一团团长孙天祥、二五三团政委陈立华。这是由于在海岛作战的特殊条件下,因无船而无法增援和撤退,最终遭受覆没性损失。
       在金门战斗中,国民党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伤亡。战后胡琏向蒋介石报告,伤9000余人。专程前往金门劳军的蒋经国乘飞机“俯瞰全岛,触目凄凉”,在前往汤恩伯总部的途中,更是“尸横遍野,血肉模糊",当时战斗的惨烈场面可想而知。
       攻金失利,在军内外引起极大震惊。二十八军副军长肖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在厦门见到叶飞后,失声痛哭。十兵团在10月28日向三野报告说:“我们检讨造成此次金门作战之惨痛损失原因,主要是我们被胜利冲昏头脑, 盲目乐观轻敌所造的。”
       10月31日, 十兵团在厦门老虎山洞举行党委扩大会,福建省委第一书记张鼎丞,兵团司令员叶飞,兵团政委韦国清、第二十九军军长胡炳云、第二十九军政委黄火星、第二十八军副军长肖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参加了会议。肖锋在会上首先作了检讨,他说: “金门战斗的失利,是领导判断错误,指挥失误,是骄傲轻敌的结果,违背了毛主席不打无准备之战的指示,也违背了粟裕首长批示的三个条件”,“这次失 利是我对福建人民犯了个极大的罪。请求十兵团党委、三野前委给我应得的处分。”
       叶飞接着发言说:“金门战斗的失利,主要责任是我,我是兵团司令员、兵团党委第一一 书记,不能推给肖锋。他有不同意见,我因轻敌,听不进。临开船时,在电话上我还坚持只要上去两个营,肖锋掌握好第二梯队,战斗胜利是有希望的。是我造成的损失,请前委、党中央给予严厉处分。”
       会后,叶飞起草电报,报告华东军区陈毅并报中央军委,请求给予处分。陈毅说:“现在的问题不是处分什么人的问题,而是接受经验教训。”中央军委没有处分叶飞,命令十兵团准备再攻金门。
       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人民志愿军准备人朝参战,中央电令解除福建前线再攻金门的任务,集中全力剿匪。叶飞再次打电报给党中央,请求处分。但毛泽东也说;“金门失利, 不是处分的问题,而是接受教训的问题。”1953年10月,陈毅向中央军委提出:准备用五个军的兵力解放金门,并突击修建福建几个机场和鹰厦、福州铁路与厦门海堤。中央军委当即予以批准,但毛泽东考虑到当时的国内外形势,很快又改变了这一决定,要求暂缓进攻金门。从此,金门成为国共对峙的前哨阵地,激烈的炮战曾持续多年。
       五十多年过去了,大陆和台湾的关系已经有所缓和,但金门仍然是一一座戒备森然的兵营和堡垒。从当年国外的一些报道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笼罩在金门上空的紧张气氛。以下是法国和西德报纸中的两篇报道。
 
       金门,冷战之岛
       国民党和共产党除了在这 里进行冷战之外, 几乎已经休战。台北政权的这个筑有防御工事的前 哨距大陆只有几里, 岛上尽是地下军事设施。为了消除访问者到达后 产生的无精打 彩的印象, 军方领导人说,金门的军队时刻处于戒备状态。 金门指挥部 “政治战争”处的一位上校说:“如果发生进攻,我们依靠地道内的军霄品,能够坚持3个月、4个月、6.... (法国 《世界报》报道)
       台湾从金门岛那里南大陆兄弟送东西,两个兄弟之间无休止的宣传战岛屿要塞的 多东西都是“保密的”
       金门岛时期作好准备,可以说战争随时可能爆发,将近40年一直是这样。1949年在毛的胜利之师面前选跑的蒋介石的迫随者在这个台湾的前哨阵地上修筑了工事。 一条不到两公里宽的水道将大陆和中国台湾彼此分开。
       这座岛屿可以为一部詹姆斯.邦德电影提供理想的背景。大炮、坦克和其他武器保卫着每个交叉路口以防来自大陆的进攻,人们显然估计随时都可能面临这种进攻。在街道旁的树丛之间,可发现钢盔和伪装网。在许多灌木丛的后面伸出了大炮的炮管。(西德 《斯图加特日报》报道)
       经历过战火洗礼的金门,对峙犹在。虽然金门岛已于1992年11月7日起解除了戒严令,但岛上的紧张状态仍未改变。日本记者新滕在解除戒严前10天发回的报道,足以证明这一一点:
        “我乘坐军用C130运输机, 从位于台北市的军用机场出发,向西飞行大约50分钟就到达金门岛南侧的机场。飞机一降落,用红字书写的‘建设金门、光复大陆’的大幅标语立即映入眼帘。军方有关人士叮嘱说: ' 机场、军用设施和海岸线禁止拍照。,
        “在车上,我看到高粱地里等距离地立着呈四角形、高3米的桩子,桩子的上部钉有尖钉。给我们作向导的陆军大尉解释说:‘这是防止空降部队和直升机入侵时用的,在十字路口等要塞还设有碉堡。’
         “在金门防卫司令部一位少将的带领下,我乘车经过地下通道。隧道纵横交错,慢速行驶了两公里,途中随处可见通往兵营和炮台的侧道,简直就像‘蚂蚁洞'。医院,旅馆和集会场所也设在地下。
         “金门岛的‘马山观测所’距大陆仅有1.8公里。在碉堡中就可以看到对面的角屿岛。台湾和大陆的观测员每天都在用望远镜观察对方的动向。岛屿海岸线上,大炮和机关枪依然对着大陆。”
         如今,两岸关系进一步缓和。金门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戒备森严,风声鹤唳。曾经的军事设施成为观光景点,逐步对外开放。金门岛上著名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标语,与厦门的“一国两制统一中国”的标语遥遥相望。

(责任编辑:峰)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